维维股份资金占用27亿余波未了 新盛集团如何治疗多元化后遗症

原标题:维维股份资金占用27亿余波未了 新盛集团如何治疗“多元化后遗症”

以往多元化的阵痛历历在目,维维食品饮料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维维股份”,600300.SH)多次强调要回归主业。

而另一面,维维股份还在今年年中成立新能源汽车子公司。其提出的“产业双百亿带动千亿级产业集群”(粮食产业过百亿,食品饮料产业过百亿,打造千亿级粮油食品产业集群),也并没有围绕豆奶主业。

相比于如何回归,多元化遗留的风险似乎更让公司头疼。在原控股股东资金占用被曝光后,维维股份今年主动披露了以往的漏税问题;旗下产品质量不达标也被有关部门通报。

而这些,只是诸多麻烦的冰山一角。

易主后仍存贷双高

维维股份进一步摆脱原控股股东维维集团的“笼罩”。

11月16日,维维股份公告称,新一届董事会产生,新盛集团法定代表人林斌当选维维股份董事长,赵惠卿出任总经理。

新盛集团是徐州市国资委旗下公司。2019年8月,新盛集团作价9.55亿元,收购维维集团持有的维维股份17%的股权,并成为维维股份第一大股东。

维维集团的影响并未因此完全消除。截至目前,维维集团和新盛投资在董事会的席位均为3人,而维维股份的高管仍均来自公司内部。

而这也引来资本市场的担忧。

2020年5月,维维股份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;两个月后,江苏监管局对其下发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。

根据公告,2017-2019年,维维股份与其子公司,通过支付货款的方式(并非基于真实业务发生)将资金划转至6家中间方,并通过中间方将资金划转至维维集团。维维集团以此占用资金超27.5亿。

监管层之所以留意到这一问题,主要因为维维集团股权质押率长期过高,而维维股份在业绩波动起伏、账面资金充裕时,大幅对外举债。

如今时过境迁,相似的问题却依然存在。

最新数据显示,维维集团股权质押率仍高达91.65%;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,维维股份短期借款就高达29.67亿元,货币资金仅有19.3亿元,且其中受限的货币资金高达11.06亿元;公司负债率达到59.26%,在饮料板块16家上市公司中排名第4位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维维集团还有更令市场不解之举。

据天眼查,维维股份投资了五家农村商业银行,其每年的股利分红合计100万左右,年化收益率约0.4%。其中淮海农商行、铜山农商行有多条被起诉公告与司法协助信息,前者仅在今年就有2条立案信息,还曾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。

公司为何在现金流紧张的背景下,甘冒风险举债投资五家农商行?《投资者网》11月25日至27日致电并电邮公司董秘办、证券部,但并未获得相关回复。

多元化后遗症难解

新盛集团要处理的麻烦问题,远远不止这些。

天眼查数据显示,维维股份自身风险与周边风险多达75条、3847条。前者主要是因上市公司买卖合同、借款合同、产品责任纠纷等被起诉。

周边风险方面,其所投资的维维粮油、恒天酒店、维正生物、维维川王酒业、维维置业均有清算信息,及相关子公司还有被起诉、被行政处罚等信心,如维维华东分公司今年3月被行政处罚。

今年4月30日,维维股份还主动披露了漏税一事。“经自查,旗下子公司枝江酒业2015―2018年年未缴纳税款合计2.07亿元。”

而在消费市场上,维维股份表现也不尽人意。今年6月16日,新疆市监局发布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通告显示,维维旗下的新疆维维天山雪乳业怡然纯牛奶非脂乳固体不达标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上述风险与维维股份豆奶主业均联系不大。

时间回溯至2001年,维维股份进军乳业,此后开始了频频跨界,切入饮料、煤炭、茶叶、油业房地产、酒业、金融、生物制药等多个领域。但多元化并未改善业绩,反而造成了现金流问题、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等危机。

如今的维维股份似乎已痛定思痛,并频频喊出“回归主业”口号。

今年8月,公司将其旗下的枝江酒业以4.62亿元的对价转让。彻底剥离白酒业务,并换来了净利润的暴涨。2020年前三季度,维维股份营收达到38.83亿元,同比增2.22%;归母净利润3.16亿元,同比增长240.67%。

不过,公司扣非净利润仅达成3884.53万元,虽同比增长39.3%,但在近十年以来的三季报中,只能排到倒数第三名,相当于2011年前三季度1.3亿元扣非净利润的零头。

截至11月27日,维维股份报收3.84元/股,市值仅64亿元。

主业难兴副业不强

对于豆奶业务的布局,维维股份在财报中指出,2020年公司计划保持豆奶粉业务稳步增长的同时,大力推广植物蛋白饮料。但业内人士对维维股份回归主业似乎并没有太大信心。

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:“维维的豆奶业务仍有增长空间,关键是豆奶业务没有创新升级以及产品迭代。维维错过了前几年植物蛋白的一个高速增长区间,导致豆奶业务没有搭上行业红利的快车。对于维维的豆奶业务而言,关键是看变现能力。”

Wind数据显示,2019年至今,维维股份前十大股东中均没有机构投资者的身影,券商研报也仅有一则。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,基金对该股的合计持股134万股,与去年上半年末相差不大,而在2017年与2018年同期,基金持股数达到2000万股左右。

庞杂的维维股份如何回归主业,似乎仍然积重难返。

天眼查显示,维维股份的产业仍涵盖了农业资源、食品、饮料、粮油、酒业、茶等多个领域,拥有维维、天山雪、嚼益嚼、六朝松等多个品牌,参股控股公司也多达67家。

据企查查数据,今年6月11日,维维股份还与其他资本设立了维维天链(上海)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,并持有其19%的股份,后者经营范围为供应链管理服务、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、汽车租赁。

近年来,维维股份积极布局粮食业务,并将其提到与主业相同的高度。

今年,公司提出了“产业双百亿带动千亿级产业集群”的目标。粮食产业过百亿,食品饮料产业过百亿,打造千亿级粮油食品产业集群。

财报显示,2018年及2019年,公司粮食初加工业务营收达到20.15亿元、20.55亿元,在总营收中占比超40%,高于豆奶。

而与此同时,维维股份也面临净利润增长缓慢的问题。与动辄毛利率超20%的豆奶业务不同,粮食初加工业务毛利率仅在2%左右。此外,乳业饮料、贸易、面粉等相关业务子公司大多处于亏损状态,形成拖累。

这条路径虽艰难,但未来前景可期。“维维的粮食业务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和政策优势。国家已将粮食作为国家战略物资来管控。”前述分析师朱丹蓬称。(思维财经出品)■

责任编辑:陈悠然 SF104

发表评论

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
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